三根古柏树
【2017年第08期】    作者:邹清平    点击次数【

        精准扶贫出差,翻山越岭来到国家贫困县宣汉县茶河镇圣水村,几位九旬山翁老人精神矍铄,骄傲的告诉我,圣水村几千年的水井不枯,冬暖夏凉,远近闻名,井旁原来有七根大树,五个大人围不拢的千年古柏,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浩劫,现在只有三根大柏树涵养水源了,供周围九个村的人来背水、提水、乘凉,遮风挡雨。
        听着老前辈的叙述,突然浮现故乡挡土围墙的土墙坪三根古柏树和一块大石坝上比饭碗还大一点的石窝里面,有一股清澈甘冽长流不息的山泉水回旋荡漾的温馨画面。真是高山有好水,山高绿水长流。
        在故乡大巴山深处两匹大山之间的半山腰,一块半个篮球场的平地,五百年前,祖先符运太根据六个村的乡民们出山进山必经之地的地理优势,栽了一片柏树林,供遮雨挡太阳。岁月的流逝,其中有三棵柏树长势良好,直指蓝天,似等边三角形状,长在山间小路的两旁,形成巨大的绿色大伞,阴户着地上的小草,和过往的行人。不知是什么原因大柏树下边一段平路后有一股山泉,冬暖夏凉,清澈甘冽,供6 个村的村民走人户、办事、赶场歇气解 渴,多少年来多少代,滋润了多少山民甜了多少心。
        三十年代红四方面军三十军政委李先念带领的部队,从通江县的冷水丫,行军来到了南江县的白院寺三根大柏树这里,看到了树下石碑上两百年前的告示:“为了三根大柏树永世供过往民众乘凉躲雨,不得砍伐,特将钯齿三十颗钉入三根柏树里。请乡民互相转告,共同保护柏树”。李先念站在树下石碑前阅读思考,决定用一排的战士在树荫下驻扎三天,命令爱护大树,对大柏树不剔枝桠,尊重当地百姓意愿,对过往的山民笑脸相迎,不欺不压。他们赢得了百姓口口相传的好名声,对陌生的红军好印象是从红军也保护大树开始的,为扩大红军起到了一定作用。
        2017年春节前几天我回故乡,来到了大柏树下,感受到一股清凉、冷凝的意志从肌肤进入血液充盈我的大脑。我静坐树根包围的大青石上听到柏树叶的亲切的涛声,峡谷两边的山崖拍打的野风的回声。这声音渐渐地把时空拉回到上世纪农村集体劳动的时代,那是赶场买卖东西、背公粮、背煤炭等回家,大柏树就是心中的歇气台,就是里程碑,也是获得力量的一种源泉。
        三根大柏树是在米仓古道的两条石梯子路的交叉处,给米仓古道古历史文化作见证的同时,也注入了现代历史文化的生动部分。原来这一个古柏树群,经历了土地改革、大炼钢铁时代和文化大革命天翻地覆的历史运动,主要剩下了三根大柏树,它们呈三角形稳定布局生长。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长在大青石头上,或者跟大青石头并立挨傍生长,就像石头是他们的朋友,或者是他们吸取大地精华的吸管,树干粗壮柏皮浅黑泛出灰白色,跟石头颜色一个样,跟墨绿的柏树叶,衬托出一副冷清奇绝的唐宋古画风格的中国画。本地大学生摄影者绘画者专门到这里寻找创作灵感,即便是现在绝大多数居民都坐汽车从另一条公路到村回老家,但是这一条石头砌成的古道,还是有喜欢自然、人文的旅游者徒步从这里就进入自然状态的森林峡谷,去体验观赏峡谷里的清溪龙潭瀑布,山岩绝壁的奇树古藤,听到林中数十种鸟儿的婉转啼鸣。
        大柏树群,最大的柏树约高20米,树龄按照石头上的题刻记载约500年左右,主要是它的主干粗,平胸约三人联手方能合抱,枝干也够一人合抱,遒劲横斜,形成巨大的伞盖,夏日的晴天这里是浓阴遮蔽的乘凉歇气的最佳选择,是巴山背二哥天然的放哨饮水的驿站。这个柏树王者,全身就坐落在一个龙背巨石上,柏树的根越过石头生长并机智地扎入泥土里,实际上还是跻身入石头之间的缝隙里,根的生长的倔强突兀,盘桓勾连,足够你仔细观赏,产生无限想象,悠悠岁月浩渺时空的无尽的生命力在石头和泥土里创造的艺术与生命长青的历史。
        有一根柏树紧挨着6米多高的一块竖立的石头生长,似乎决意要活出自己的个性,它似乎给人产生瘦骨嶙峋的感觉,一个劲向上就长成像毛笔头的形状,它是把天空当作纸的书写者的首选,我当初中学生的时候,跟几个同学试图攀上这棵树感受它的独立峡谷气派,几次都失败了,它的树身下端4米多高一直端直,光滑,没有枝干,找不到抓手,徒手不能攀爬,除非你是猴子才能抓住树干。在这棵树的越往上去5米高处,每间隔2米处,生长着围脖样的浅绿的嫩枝叶密不透风的感觉,这棵树的年龄也是三百多年了,但它在每年的冬天生出新叶,焕发出年青的活力,让人在石头下仰望,愈发感觉到眼底青翠,内心活跃,苍山不老。
        在古道石板路最近处的一棵古柏,它选择了艺术的表现形式,粗壮的根在地面上裸行时受到过斧子的劈斫,斧子斫过的痕迹像将军的金属铠甲一般在露天博物馆尽情展示,每一个斑点,仿佛人体身上结痂留有痛苦的呻吟;每一个斧痕都是与敌人搏杀的呐喊。这棵树约五米高处树干产生两个分枝,可是大约是兵荒马乱的时候,盗贼趁机作案,砍掉了另一个枝干,现在可以看到残存的约两米多长的侧枝干,无论怎么观察,都好像看不出它是能有生机再现的了。正是它的伤残,其意志对不幸的挑战,另一个枝干才显出勃勃的生气,昂扬向上,指向长天,成就了一棵画家笔下的审美对象。
        大巴山的柏树,生长缓慢,但是它们给百姓留下的是不朽的精神意志,生死相依的奉献,在生前他们选择好的柏木,制作棺材,反复地用油漆漆成乌木的光泽,利用它归入泥土,满足生的遗愿。在大巴山现存的传统村落里,仍然能看到两三百年的老房子的柱头、排扇、架廊、门窗等都还有完整的柏木材质,在那里坚守村庄的农耕文化的魂灵。可是,如果你到深山那些峡谷深处、坝子塬上居住的人家,他们视古柏树为宝贝,神木,风水的吉祥物,人的根脉基因乡愁的见证。故乡绿色森林的峡谷深处,几棵古柏树,是守护古老农耕文化的意志的象征,是让人产生思想和智慧的不竭的源泉,它一定会被后人们珍视,成为给代代人送来吉祥安康与幸福的树神。
        三根大古柏树鹤立树林,头顶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蓝天,应验了大巴山一带引领人们做好事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口头禅。

 

达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 达州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中心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