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道平安
【2019年第06期】    作者:邹清平    点击次数【
        吾名清平,7岁在遥远的小山村,可爱的故乡启蒙读书时,班主任龙风云老师,从上学第一天开始,一直都叫我为:清平乐。从那时起,从大巴山腹地开始,我一直与清平乐有关。伴我乐过小学、乐过中学、乐过大学、乐过工作以来的快乐时光;伴我乐身心健康,乐爱岗敬业,乐大巴山自然山水,乐树木花草美丽活泼,乐清风明月,乐平平淡淡……填词《清平乐  大巴山100咏》正在整理之中。
        1988年底,因工作需要,我从地区商业局调到地区监察局,春节前报了到,通知我节后正式上班。回老家过春节,几天都是晴朗的天空,定于正月初三回城,头天晚上是满天星斗,母亲说,明天是个大晴天,好赶路。可是第二天早上起床时,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真实写照。近一尺厚的瑞雪,冰天雪地,气温陡降,而且我还要翻越通江县、南江县交界的最高峰冷水垭,风雪严寒真是考验人呀。想不走,上班是不能迟到的,我犹豫不决时,红军时期在特务连当兵的父亲鼓励说,1932年冬天红四方面军入川,雪比这大得多,天气冷得多,生活极其艰苦,饥寒交迫,红军战士克服困难,翻越千里风雪大巴山,在李先念指挥下,还在冷水垭打了一个大胜仗。你现在吃得饱饱的,穿得暖暖的,又年轻,这点困难还怕?何况这也是个好兆头,是老天爷提醒你,在政府机关工作,做人就要像雪一样:心地纯洁,白璧无瑕。父亲这样一说,我毫不犹豫地整装出发了。经过一整天的顶寒风、翻雪山,越过冷水垭踏上了上班的归途。一路上,雪花飘飘,天地一片苍茫,我心情也十分惬意,总觉得是个好景象。
        当我来到海拔1600米的冷水垭高峰时,特地休息了一会儿,面对玉树琼枝的世界,面对纯净的大自然,思绪万千,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小学四年级时,张老师叫我帮他买杠炭,在飘雪的日子,我爬着积深雪的山路,在荒山野岭烧炭处买了五十斤背回。同学龙大宪趁我不注意就捧了几捧雪在杠炭里面,想增加我背的重量。这是儿童时代常有的玩笑活。因气温低,雪一直没有融化,等我背给老师时我都没有发现这个秘密。下午老师问我,炭里面有积雪是什么意思,这让我大吃一惊,想怎么有这么多雪块,满脑子疑问。老师没有批评我,却和蔼地说:“雪是白的,炭是黑的,你们做人做事要坦诚,要做到黑白分明。”当时我不得其解,怎么可能欺骗老师呢?放学的路上,龙大宪同学说:“对不起,是我恶作剧,老师批评你了,让你受了冤枉。”这件事过去几十年了,我一直没有向张老师解释,但也一直没有忘记老师的教诲。
        我工作中任劳任怨,认真完成任务,刚满24岁时,被任命为地区监察局办公室副主任,在当时应该是一件了不起的人生大事。视钱财如粪土的父亲告诫我,你已经相当于家乡的副区长了,一定要遵守党的纪律,爱岗敬业,做到两袖清风,明白办事,公道做人,并赠我对联一副:
        “良田千顷,日不过三餐;广厦万间,夜不满八尺。”横批:“知足常乐”
        叮嘱我一定记住赠言,时时自勉。
        光阴荏苒,九个春夏秋冬后,离开了纪检监察系统,先后为行署副专员,市委副书记做秘书工作六年,我时常牢记父亲似清风入心的对联,加班加点地工作,尽职尽责地服务,面对一些诱惑,我从不动心,确实做到了知足常乐。当然十分感谢在纪检监察机关砥砺锤炼的党纪理念。我常常想起我的父亲母亲辛勤劳动丰衣足食,想起我的小学中学大多数还在农村的同学生活环境,我内心高兴,十分知足了。
        现在,我庆幸赶上了好时代,十分愉快地工作生活着。在单位党组织工作有《中国共产党党支部标准工作法》执行落实,业务工作有上级机关制定的《 ‘三重一大’决策事项制度》照章遵循,超过一定数额的工作项目,有职能部门监督执行《招投标法》。做到了有章可循,有纪可守,有法可依。这才是真正的幸福,真正的宁静致远。
        “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这是革命先烈方志敏的名言,我牢牢记在心上,时时鼓舞着我,激励着我,战胜我工作生活学习的困难。
        2012年冬天,在红四方面军入川80周年的日子,中国作家协会来达州市召开作家定点生活座谈会,中国作协创联部副主任,著名书法家尹汉胤老师,赠我墨宝:
        “清风道平安”。
        这五个字深邃深刻,意境高远,是人生的大境界,大幸福。我珍爱有加。
        我时时提醒自己一定做到:两袖廉洁清风,一生幸福平安。
 
 
 
 
达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 达州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中心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