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鸟归林
【2019年第07期】    作者:□ 文 竹    点击次数【
        大巴山南麓的达州市市政中心周围郁郁葱葱。前有人民广场绿树环绿水,后有清风苑高高低低的树木成林,左有城市绿肺鹿鼎寨公园的常绿阔叶林,伴着鲜花常艳,右有博安园棵棵高树挺拔成行。
        树木层层叠叠,四季鸟语花香,常常有大学生称赞这里绿化环境十分美好,努力争取考来市政中心上班。我们休闲时间常常在这几片树林里散步、做操,听鸟儿欢歌,看蓝天白云,数片片树叶。
六月中旬的星期一下午下班时,见一只鸟儿在大门上面的小台阶上,在玻璃窗子前飞来飞去,一直勇往直前,想飞过玻璃窗,归入林中。因为是透明玻璃,鸟儿好几次向前飞,向前撞,总是飞不出去,真是应了 “鸟儿飞玻璃,有光明无前途”的调侃笑话。
        因为小时候在大巴山里的乡村长大,童年时代和小朋友们套鸟儿、爬上树掏鸟蛋,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和惊险野趣,至今刻骨铭心没有忘怀。所以一直喜欢鸟儿、钟爱鸟儿,常常观察鸟儿从头顶上飞过,飞入林中,藏在绿叶里,享受愉悦。因此,我回到家里后,在看电视节目听音乐时,脑海中始终挂念这只鸟儿飞回林中没有。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出门,坐快速公交K2上班,在信德广场站下车,一路没有东张西望大步流星直奔办公室。八点钟左右来到办公室一楼大厅,见鸟儿还在那里伺机飞越玻璃,飞往林中。我对两位保安说,我们想法捉下来放出去,一位年轻的保安学鸟叫,试图用鸟语对话让它飞下来,从大门飞出去。我也站在楼下先学几声鸟叫,引起它的注意,再告诉它你飞下来,再从下面大门飞出去。鸟儿先是凝神静气听,仿佛听懂了什么,但还是又扑向透明的玻璃窗,仍然飞不出去。我们调侃说笨鸟先飞啊,你这只鸟儿是聪明鸟儿,先下来再飞出去吧。
        我们温柔慈祥的与鸟儿对话,约半小时后,仍不见效果,它继续不信邪的撞玻璃往外飞,始终无法如愿。这时来了一位保洁人员,建议找一根长竹竿赶下来让它飞出去。找了一根一米多长的竹竿,我们在下面又吼又用竹竿撵,它就是不下来,惊吓的更厉害,飞撞玻璃窗更勇猛。我说这样不行,越吼越撵它越害怕,怕它猛撞玻璃窗事与愿违,达不到我们救它的愿望。我建议把值班的桌子移动到大门前,搬来椅子放在桌子上,再将短梯子放在椅子上,一级一级的升高台阶去捉它。这时人们抬的抬桌子,搬的搬椅子,搭的搭梯子,我让两位男保安掌稳桌子和椅子,自己上去捉鸟儿,大家齐心协力几分钟时间将捉鸟儿的舞台搭好了。我一跃步跳上桌子,小心翼翼地爬上椅子,再小心翼翼地爬上梯子,边爬边重复地告诉鸟儿:不要怕,不要怕,我们大家来救你,不会伤害你,要把你放出去。鸟儿见我轻声细语,没有凶神恶煞的迹象,半信半疑,或许仿佛它也知道经过一夜的奋战此路不通,乖乖的站在台台上,睁大怀疑希望的眼睛望着我。当我即将靠近它时,它又奋力的一撞飞向玻璃窗,“砰”的一声,虽然没有把玻璃撞碎,但把我的心撞得一抖,仿佛碎了。我不由得它了,一下子捉住它,头上脚上满是鲜血,在我手心触摸到细腻的被鲜血浸染的羽毛时,我真是心儿碎手儿抖,像农民伯伯捧着种子般虔诚,像少女捧着金项链又兴奋又小心,像初为人母的新媳妇捧着新生儿又激动又喜悦又紧张,仿佛在山中行走十分疲倦时喝上一泓山泉般快乐。我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保安、保洁和我团结一致把它捉到办公楼后面的树林中,当我们松手时,鸟儿不惧疼痛,猛的像箭一般的飞入绿叶繁茂、花朵洁白的玉兰树上,飞入一片树林了。
        鸟儿柳暗花明飞入林中,我们手舞足蹈,喜气洋洋。
        年轻的保安说这只鸟儿叫乌鸫,他以前在人大值班时,有一只同样的乌鸫鸟儿猛的一下从前门飞入后门撞在玻璃上,昏死了掉在地上,他捡着昏死的鸟儿放入林中,约二十分钟后才醒过来,飞上树梢。另一位保安接着补充说,有一次值班,树林里几只斑鸠嬉戏打闹,有一只从一楼后门往前飞撞上玻璃,在地上跳了几下昏死了,他也将昏死的斑鸠捉起放入草坪里,见它苏醒后才高兴地离开。
原来,他们也常常默默无闻地呵护鸟儿。

达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 达州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中心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