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扶贫路
【2019年第11期】    作者:钢 戈    点击次数【
        连绵不断的秋雨让扶贫之旅几次更改时间,几次点燃的激情渐渐归于平静。周末,雨过天晴的一天,又接通知重整行装,再上扶贫路,再赴大巴山深处的扶贫联系村。
        雨后初霁,天空放蓝,少有的晴空,少有的兴致,两辆轻型中巴,一干约20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经意间轻松的玩笑在车内泛起,必定会是一次愉快的旅程。
        汽车疾驰,在万源南大门石塘镇稍事停留。众人饶有兴致参观了石塘学校,认识了一位姓刘的校长,认识了一所群山环绕的学校,认识了一所学校颇具特色的党建工作。大家无不认为这是扶贫路上的意外收获,更期待此行有更多的惊喜。
        谁也不会预见到,这次扶贫之行注定会成为我们难忘的记忆。驶入万源,经日雨水冲刷侵蚀,多数路段坑坑洼洼,汽车异常颠簸,有的道路塌陷改变了原有的轨迹,山梁上不时有碎石伴着泥土落下,对此众人依然视若不见情绪高昂。
        正午时分,我们来到了扶贫联系村,一座临近陕西镇巴县、巴中通江县的小山村。汽车刚停,看见特教校的老师们已经提前到达开展扶贫工作,不期而遇的惊喜与激动仿佛有战友胜利会师的感觉掠过。
        农户生活的改观,山村面貌的变化鼓舞激励着大家,爬坡上坎,行走崎岖山道进入农家,拉家常,谈未来,送温暖,讲政策,身体的疲惫与精神的充盈形成鲜明的反差,攻坚的责任与实现的目标交织化为强大的动力。秋日难得一见的暖阳渐渐隐去,壮大之后的队伍分乘三辆车告别魂牵梦绕的小山村返程了。
        汽车驶出场镇不远,看见前面有车队停靠,众人一惊:不会是出车祸吧。停车一打听,问题远不如出车祸能简单处理:巨石伴着大量泥土垮塌道路中央,依然有碎石滑落,车辆无法通过,禁止通行,预计第二天才能确保通畅。人多点子多,有人建议掉头选择另一条道路从长石乡再进入万源城区。我们这辆先行探路,其余两辆车紧随。车到山前必有路,众人信心十足,因为有许多人表示曾经走过这条路。
        汽车掉头下河滩,沿着狭窄的村道急驶。溪清潺潺,鸡鸭嬉戏,远山峰峦叠嶂青岱如墨,近处草坪时隐时现初秋的鹅黄,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众人心情十分欢畅。我们这辆车承担探路任务,责任重大。负责召集组织的张书记不时电话联系叮嘱后面车辆注意事项。对面不时有运送砂石的车辆疾驰而来,大家更多担心的是重型车与我们会车的艰难,一心尽快冲出峡谷上坦途。汽车好不容易上到山顶。众人看到一棵参天大树雄立路旁,有听过红军故事的说这就是拴马树,当年红四方面军高级首长曾经拴过战马。这既是一个明显路标,又有红军精神鼓舞,众人信心倍增,一路前行。当然没有忘记交待后面车注意安全,特殊路段注意转弯角度等等,十分详细准确。
        车内情绪异常高涨,不知谁问了一句怎么没见对面有车过来,亦如小小的碎石落入深潭,众人波澜不惊。忽然,大家一惊,狭窄道路前方有碎石泥土堆积道路上,下车仔细观察、分析,我们的车可以过,但后面那辆20座的中巴车过不了。顾及那辆车上女老师居多,有人提议把挡道的大石块搬离。本着对后面车辆负责的态度,壮硕的祖江率领几名精壮男丁如小向、小蒋、小徐等下车使劲吆喝,使劲推动清障,还边说后面的同志得感谢我们之类,清障将散落的岩石推下河道。然而,前路的渺茫与心中无底的情绪悄然滋长,虽然没有谁率先道破。很快,大家的担忧又得到一次验证:一农妇告诉我们前面路不通,但我们坚信有可能是恶作剧,没有折返的意思,依然加速意图冲出大山的怀抱。之后,又有两、三路人善意提醒前面路不通,众人心里一凉,又得回到原来的地方重新出发?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确,前方一座小桥正处于养护期,禁止通行。村民还告诉了我们一个严酷的事实:我们奔向的前方,正是我们出发的小山村。路走错了!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经率队的李局、王局、郭组长、张书记、冯书记合议,两辆车还是掉头回走,重新寻找正确的路径。当然还得将这悲剧般的信息迅速告诉落后的那辆20座中巴车黄校长一行人,让他们先去探路。返回再次经过那位农妇处,我们看见她似乎有些得意的笑:你们还不相信我!我们猜想,这次路过的经历,将会成为这位淳朴的农妇许久的笑料。不知不觉,车内开始形成一种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浓厚氛围,有的说前次经过拴马树应该是右边,怎么是左边时没发现。有的说应该开导航怎么忘了。但没有埋怨与责怪,反而是宽容与理解。有的同志一边安抚驾驶员情绪,一边问询他是否需要休息。有的同志玩笑赞叹发通知的小刘具有"半仙”的先知先觉,通知特地要求大家带上干粮,多带衣服,现在才明白她的好意。还有的电话咨询曾经派驻扶贫村的小王寻求遥控帮助。再次上山又下山,找到了正确路径时,大家又是一阵大笑,其实我们白跑一段很长很长的路。这时大家又开始担心已有一段时间没有讯息的黄校长一行人,经联系听说那辆车车轮陷在路沟里了。大家判定他们一定走在我们之前,看见有车轮碾压痕迹的路沟,就坚信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及至我们惊喜地远眺万源城区,再次得知他们走的是另一条道路,平添了更多的担忧与关注。下得山来,抵近城区,这条平时少有车辆通行的道路挤满车辆,又是一阵高难度的错车会车,以及我们“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淡定与泰然,终于走上高速路。落后的黄校长一行加紧赶上紧随其后,众人平安顺利返回达州。
        原本5、6个小时的车程延长至8、9个小时,依依告别依然充满了欢乐。回到家,不时有未能随同前往的同志电话问询关注。一次复杂的旅程可能会慰藉日后艰难的时刻!一次难忘的经历或许会温暖成长的岁月!

达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 达州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中心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