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的贴心人——李林森
【2012年第11期】    作者:伍胡榕    点击次数【


    得知万源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李林森同志去世的消息,我哭了,那些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老干部们也忍不住哭了。是啊,李部长生前对老干部就像对待亲人一样,像敬父母一样,就像春天般温暖,他们怎么舍得他离去!
    2007年1月,我从万源市妇联主席的岗位转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一上任,李部长就找我谈心,他说:“老干部工作是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份,老干部是我们今天的宝贵财富,安排你担任老干部局局长是市委郑重作出的决定,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呀,要好好干!”聆听着他谆谆的话语,看着他期盼的眼神,我强烈的感受到了他对广大老干部的殷切关怀,对老干部事业蓬勃发展的热切期盼!
    长期以来,李部长把他对老干部和老干部事业的关怀融入他坚实的行动中,表现在他工作的点点滴滴。
    老八路于长顺是年近九旬的老人,晚年生活较为贫困,他的四个子女也没有工作。李部长得知这一情况后,专门登门看望慰问老人。在于老家,李部长神情凝重,满怀内疚地说,“于老,对不起,是我们工作没做好,让你受苦了!”随后,李部长与我及其他同志一起,共同商量解决于老的生活问题,还帮助把他的两个子女纳入城市低保对象,确保于老安度晚年。
    家住山西省洪洞县的离休干部郑瑞泉是易地安置的一名供销社职工。2007年底,85岁高龄的郑瑞泉住的窑洞已破旧不堪。万般无奈之际,他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向万源市委老干部局求助。当我把情况向李部长汇报后,他十分支持,当即要求我及时调查了解郑老的具体情况,制定好帮扶方案。李部长还亲自给郑老打电话,亲切地询问他的现状。后来,李部长派我把2万元维修资金亲自送到郑老手中。郑老从千里之外打电话给李部长,哽咽着说:“李部长,你硬是比俺儿还亲啊!”
    李部长经常说,“老年人最怕的就是孤独寂寞,要经常组织他们在一起交流、谈心,使他们安度晚年。” 每当逢年过节,李部长都要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机会,走访慰问老干部。80岁以上的老干部过生日时,李部长还要为他们在电视台点歌祝福,并到家送鲜花、寿匾贺寿。去年6月,在李部长的大力支持和协调下,我们老干部局又组织全部166名老干部分批到上海、北京、扬州等地参观考察。出行前,李部长对我千叮咛万嘱咐:“伍大姐啊,这是我市年龄最老、规模最大、规格最高、行程最远的一次旅行,要做到万无一失哟!既要保证老干部们看好学好,又要保证他们平安顺利归来。”经过精心安排,周密部署,考察活动取得圆满成功,得到了老同志的一致好评。老同志们纷纷以写感谢信、送锦旗等方式向市委、市政府表达了深深的谢意。
    生疮害病是老年人最烦心的事,怎样才能让我们对老干部的情况了如指掌?对此,我一直苦苦思索了许久。一天,李部长告诉我,“你就建立‘联心卡’试试吧,将老干部的基本情况制作成卡片,以方便与老干部的联系。”我眼前一亮,按照李部长交给我的方法,建立了离退休老干部“联心卡”,使每位老干部的基本情况了然于心。一些异地居住和易地安置的老干部大都居住在农村,多在农村医疗卫生站就医,由于没有正式发票而无法报销。他们生活本来就困难,再让承受巨额的医疗费用,岂不是雪上加霜?在李部长的协调下,我跑到相关部门说明情况,开具证明,帮助他们解决了医疗费报销问题。居住在山西、四川的刘开元、郑瑞泉、黄传敏等三位离休干部近三年来报销特殊医药费近10万元。当我把报销来的钱送到那些卧病在床的老同志手上时,他们感激的泪水恣意流淌……可是,他们至今不知道,这其中饱含着李部长的多少心血啊!“李部长关心我们老同志的健康,却不关心自己的身体,你说他这人是咋的呀!”老干部徐顺涛感伤地说。
    我市老年大学虽成立较早,但一直没有固定工作人员,学校管理像打游击一样。李部长听说具体困难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为老年大学这个社会组织配备编制,纳入正规学校管理。”通过深入调研后,李部长终于找准了问题的结症。于是,他多次召集市委编办等有关部门研究解决。通过不懈努力,终于争取到了一名编制,配备了一位德才兼备的在编管理人员,老年大学从此成为“正规军”。记得2008年,老年大学组织召开工作会议,李部长本来在参加市里的一个大会,他硬是在休会的20分钟时间跑过来看望大家并讲话。看着他脸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在场的人无不感动!
    万源籍在成都的离退休老党员有近200人,他们离开本地、离开单位后,没有了组织生活,更谈不上教育、管理和服务。“李部长啊,我们虽然老了但还是共产党员,我们也想过组织生活啊!”一次在成都出差,李部长去看望当地一名老干部时,这位老干部感慨地说。听了这句话,李部长很是感动。为什么不可以异地建立党组织呢?李部长突然觉得一个崭新的课题摆在了他的面前。通地深入调研,向上级党组织请示,在李部长的关怀和指导下,2009年市委组织部、市直工委终于批复同意成立万源市成都离退休干部党支部、万源市龙泉驿离退休干部党支部,并把这两个党支部划归市委老干部局党总支管理。为了防止这两个支部成为“空壳支部”,李部长又专门向市委汇报,每年从市财政和市管党费中给两个异地离退休干部党支部和成都联谊会拨付专项活动资金7万元,确保了他们组织活动的正常开展,让他们在党组织的大家庭里就近学习、就近开展活动、就近得到关心照顾、就近发挥作用。“有了党组织,我们才真正找到了家!”异地老干部感慨地说。三年来,他们出版了介绍万源风土人情的文集、帮助万源招商引资、发动万源在外乡友为家乡赈灾等方面起到积极的作用。这其中,同样渗透李部长的心血。
    “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说我们能不痛心吗?”年近7旬的老干部饶应明提起李部长,不禁眼圈发红。今年3月16日,李部长去看望饶应明老人时,饶老发现李部长气色不对,便劝他,“小李啊,你去看看医生,住院治疗一下吧!”可李部长却摆摆手说,“没事的,饶老。现在正是乡镇换届的时候,我怎么离得开呀。再说,现在对组工工作要求很高,我们怎么能停滞不前,光啃‘四评村官’那点老本呀。组织上已经很照顾我了,我怎么还好意思静下来休息?”可那时,李部长已经病入膏肓了!
    敬爱的李部长,今天,你终于可以静下来好好休息了。可是,你可知道,有多少老干部在为你叹息,在为你流泪?又有多少老干部在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切肤之痛?敬爱的李部长,我们舍不得你离去,万源的老干部舍不得你离去呀!

达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 达州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中心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