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山人民的好儿子
【2013年第04期】    作者:陈德华 杜锋    点击次数【

    2012年12月10日,位于大巴山南麓的巴渠大地,山雨淅沥、寒风呼啸。
    四川省达县公安局碑庙派出所所长李世政、民警唐伟和王伟三人驾驶警车从达城回所途中,与迎面突来的一辆客车发生碰撞,三名民警当场被撞晕,后经路人和客车上的乘客报警后被送往达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实施抢救。经过医院的全力抢救,李世政和唐伟脱离了生命危险,而王伟在历经三次手术后,终因伤势过重,于2012年12月30日因公牺牲。王伟,男,27岁,中共党员,二级警司,2008年1月参加公安工作,被安排到碑庙派出所,先后任安云、梓桐乡驻乡民警,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公务员。
    2008年,警校毕业的王伟,穿上警服,被安排到达县公安局碑庙派出当了一名普通民警。从此,他便成为了大巴山的儿子,与大山的一草一木朝夕相处,一往情深,和大巴山的人民群众水乳交融,情同手足……
   
    他常说,只要把事情办好了,再累也算不了什么

    2011年,在侦破碑庙移动机站盗窃案中,他与所里的其他民警先后前往平昌、宣汉、万源等地调查取证。到平昌调查取证时,步行了近20公里的山路,将情况落实清楚后他们才回到县城吃了碗面条就往单位赶。此时大家都非常疲劳,面对别人的牢骚,王伟却说:“只要能把案子查清,再苦再累,心底也高兴”。回到派出所后,领导看到大家很辛苦,就说:“你们累了,材料明天再整理吧”。王伟虽然没说什么,但吃过晚饭后就一个人回到办公室,把所有的调查材料进行梳理、分类。直到凌晨1点多,指导员上厕所看见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以为是未关灯,于是就去看了看,发现王伟还在认真的看着材料,对证据不足的地方记下笔记。伍指导关心地说:“小王,该休息了。”王伟头也没回:“快了,马上就结束,指导员你回去休息吧。”
    2010年,在抓获牟正权等8名在逃犯工作中,先后前往达县、通川区、开江、宣汉等地实施侦破和抓捕。2012年9月,在侦破达巴高速路十四标段王XX盗窃案过程中,王伟先后4次前往案发地点调查取证,几天时间就将案件成功侦破。
    参加公安工作5年来,王伟同志共串并案件3起,破系列案件35起,调解民事纠纷60多起。

    领导常说,王伟这个同志最好使

    2012年8月,因工作需要,县局将碑庙派出所户籍员调到其他工作岗位。这可把所领导急坏了,户政岗位半天不开门都不行,派出所警力不足,没有人懂业务,年青同志认为户政工作“拴人”,不愿意到户籍岗位。所领导左想右想,只有把王伟放确定为户籍民警。王伟没有怨言,接受了领导安排。
    接过工作的王伟,认真学习、虚心请教,很快进了工作角色。碑庙派出所管辖区五乡一镇,管辖面积32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2万多,出门就是大山,交通极为不便,老百姓到派出所办事,天不亮就从家走,办完事基本上就是一天。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方便群众,他不断推出多项便民利民措施,“上门办证”、“预约服务”,并制作了警民联系卡。他的工作作风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充分肯定,赢得了辖区群众的高度赞扬。经常老百姓深夜给他打电话,咨询户政上的问题,他总是耐心解释。他常说:“老百姓来一趟不容易,公安机关的“警民亲”要体现在窗口上,要落实便民、利民措施,对前来咨询的群众一定做到耐心解释,做到一次性讲清,下次来能一次性办好。”

    大家都说:他,是个好警察

   家住碑庙镇碑金街做建材生意的王雷,主动要求“摆摆”他心目中的“王警官”:“他这个人很下托(没得架子的意思),见到老年人喊婆婆爷爷,见到比他年长的喊哥哥姐姐,从来都没有看到他生过气,虽然他个子高大,但说话像个妹妹,总是面带微笑。”“真的!你不信,你从这条街走出头,挨家挨户去问,我敢保证,没有一个人说他坏话。”王雷再三强调。
    “派出所王伟同志真是好啊!”碑庙镇石笋村王大爷逢人便讲。王大爷老伴因病在碑庙卫生院治疗,共花治疗费6000多元,对贫困的农村家庭而言,这可算是个天文数字,因王大爷参加了农村新农合保险,就将医药发票拿去报账。“老人家,你老伴新农合本上的名字是吕德美与户口本上的名字吕德昊不是同一人,所以不能报账!”听了工作人员的话后,王大爷惊呆了,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有好心人提醒叫他到派出所去看看有没有办法。王大爷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派出所时,派出所已经下班了。看到王大爷气喘吁吁的样子,王伟便问:“大爷,啥事?”王大爷急忙把事情的经过给王伟说了,并哭着说:“一定要给我想个办法”。王伟听后说:“老大爷,不要着急,我马上给你查对核实”。通过核对,发现是手抄户口本上将“美”字写成了“昊”字。王伟叫老人家先回家,几天后证办好后又打电话通知王大爷来领到了新的户口本。王大爷顺利的从新农合领取了4000多元的保险金。
    群众有危难的地方,遇到困难的时候,只要王伟知道了,他都会竭尽全力去“插手”。11月中旬,一位老大爷拿着户口本来为外地打工的儿子办理二代身份证,因为急需证件,王伟按照老大爷要求采取了委托办理的方式。当他得知老人身上只带了20元钱若办理邮寄就无法坐车回家时,就从自己口袋掏出了20元钱将证件办理了邮寄。老人将此事告诉自己的儿子,他儿子多次打电话到派出所表示感谢。
   王伟因公负伤在碑庙镇片区迅速传开,辖区群众自发到医院看望。渠县老家的村民来了,被他资助过的小学生来了……王伟感人的故事在人群中一桩桩、一件件传扬开来。
    住院的第二天,一个小妹妹手捧鲜花来到病房,哭啼啼地说:“我要一定要来看一看王伟哥哥。”小妹妹是去年刚考进碑庙镇的村官,因工作关系和王伟有过短暂接触,在工作中王伟平易近人、为人和善、办事认真深深地触动了这个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她说“每次看到老百姓都是提出一些类似的问题,甚至有些问题显得非常幼稚,但他都不厌其烦地解释,每次解释都是笑脸相迎。”
    王伟躺在医院的第三天,曾经被治安拘留过的刘某,来看望慰问王伟,并送上了慰问金。被我们打击处理过的人也来了?众人都很疑惑,王伟的父亲说道:“上周一家人在大北街碰到他的,非要叫我们一起去吃饭,王伟坚决不去,刘某扭不过,非跑到旁边的副食店里给每人买了一瓶水才离开。”在交流中,王伟的父亲了解到,刘某被带到派出所,派出所的同志不但没有打骂他,到了中午王伟还给他端了午饭,并对他进行了法律教育,让刘某一直很是感激。
    青宁乡宝峰村的赵大爷听说王伟负伤了,非要到到医院来看他,可急坏了赵大爷的儿媳妇。因为赵大爷80多岁了,瘫患多年,卧床不起,因办新农合保险,需要办理二代身份证。赵大爷的儿子听说派出所开通“绿色通道”,民警可以上门办证,就跟派出所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接了电话后,王伟利用当周的周末,带上二代身份证人像采集系统为老人家采集了人相,第二天便给老人办理了临时身份证。赵大爷的儿媳不管怎么劝说,老人家都非得要到医院去看一看,最后赵大爷的儿媳向老人家承诺,“你没有办法进城,我们替你去看王警官”,这样赵大爷才罢休。
    2012年12月30时14时35分,王伟走了,离开了他的父母、妻儿,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同事,离开了碑庙那和谐的土地。“王警官牺牲了,可惜了,太可惜了!”短短几天,碑庙的街头巷尾、田间院落,老百姓无不为王伟突然因公牺牲的消息感到悲痛!
    在派出所的附近,李大娘哭喊着说:“别别,别跟我说王伟牺牲了!上个月他还来看我的,说过还要来。他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连个‘谢’字还没说哪!”碑庙镇二郎山的吕大爷说:“我就是不信,我不信哪!王伟说过,明年割谷子还要来帮我忙!”
    2012年12月13日,碑庙派出所收到来自湖北巴东信陵县的一封感谢信,信上写到:“感谢碑庙派出所,感谢碑庙派出所的领导,特别是王警官。让我真的没有想到现在的警察办事真的这么快,让我更没有想到他们办事这么认真,让我最没有想到他们办事态度这么的好,让我的心灵受到了震憾,对警察有了新的认识……”写信人李某家住青宁乡九社,嫁到湖北十多年了,一直未将户口迁出,后被注销。12月6日,她和女儿一起来到派出所,说明了情况,当天下班王伟就和所里的同志一起来到青宁乡进行了调查走访、收集资料,第二天王伟就申报了补录入户,当天审批通过,为李某补录了户口。感谢来得很快,但是王伟却已经无法看见。
    渠县老家的孤寡老人李婆婆也不会忘记,每次回家王伟就会带上糖果登门探望,嘘寒问暖,靠墙码得整整齐齐的几捆柴,水缸里盛得满满当当的一缸水,让老人感觉王伟就象自己的儿子一样。

    家人说,他是一个好儿子,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

    每逢周末,只要不值班,王伟都要从农村带一大包的蔬菜、水果回家,同事都笑他是个“采购员”,而他总是笑着说:“农村的菜让人吃得放心些。”其实,王伟是为了节约,因为父母在农村没有工作,老婆也在超市打零工,日子过得紧巴巴!
    2012年3月,女儿王樱潼出生了,为这个和睦的家又增添了和谐的氛围,他对老婆说:“我们家境不好,你又没有固定的工作,从现在起,我们要制定‘未来计划’,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给潼儿创造更好的学习、生活条件。”每逢周末回来,他都要到书店去看一些关于孩子成长的书籍,每月他都把工资分成几份来用,不管多么困难,每月为潼儿存入500元作为教育经费……
    尽管家境并不宽裕,但王伟还是给妻子陈君承诺,明年一定要带一家人到海南去看看大海。他说:“现在不去,再过两年爸妈就走不动了。”
    “9号上午才与我们通了电话的,第二天人就在医院,怎么这么快?以后再也听不到伟儿的声音了,再也吃不上伟儿买回的米豆腐了,伟儿,伟儿醒醒,你醒醒,你就忍心把我们抛下吗?只要你活着,我们来照顾你,你走了,我们也活不下去了......”在病房,50多岁的王中富和李琼两位老人痛苦地呼唤着王伟的乳名。
   “妈,你贫血好些没有,头晕不,药要记住吃哈?爸那腰腿还痛不?天气这么冷,您们要好好保重身体哟。”2012年12月9日上午,王伟和以往一样,给远在渠县的父母打去了关心的电话。说起儿子,两位老人泪流满面。王中富老人含泪诉说:“妻子和自己都有病,身体不好,我以前脑袋受过伤,现在还留下了后遗症,腰颈都有骨质增生,遇天晴下雨,痛得睡不着觉。为他们俩兄弟读书,我们家就借了不少的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平日里的柴米油盐等开销都是靠伟儿,为了让伟儿工作和生活压力小点,我还在一个建筑工地打临工。”
    “香肠、棉鞋、棉衣……这些都是伟儿为我们两个老人准备的新年礼物。“君君,给爸妈灌的香肠要拿出去吹下风哈,腊猪脚不要跟他们腌咸了,天气这么冷,你也要注意身体。”这是12月9日王伟放下给父母的电话后,拨给了妻子陈君。
    此时,王伟安静地躺在殡仪馆里,他停下了自己热爱的公安工作;他“抛弃”.
达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 达州市政府信息公开管理中心承办